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甜床边草,小姨子最好

时间:2018-08-03
数年前,我还在追我现在的老婆小翠,只是那时候她一直不给口,弄的我都险些想要放弃。无聊了就去她的空间逛,看看最近的日誌,心情,近照等等,无意间我看见有个留言写到,姐你什么来珠海啊,我好想你啊。以前听她提起过,她还有个年轻貌美的妹妹叫小惠,只是一直未见其人,索性,加了她的QQ。看看日后进展。)
我和小姨子就是这样认识的。逐渐的大家都熟悉了。我们聊的很有默契。一次向小翠进攻结果又被挡了回来,心情难免沮丧,正值此时她的妹妹上线了。
我们聊了几句,我也是没心情聊,就随便说了句我爱你,看你的照片太美了,真的好喜欢你,如果可以希望你能给我次机会。
沉默不久后收到了她的回话:「我告诉你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!」当时我就在想,这姐妹俩太较劲了……我以沉默结束了这个冷笑话。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。
之后在我不断的努力下,小翠的芳心终于被我打动。身体终于被我征服。我们在一起了,她怀孕了,当时我们都还小,我们都还不具备成家生子的条件,这样孩子就成了牺牲品。但这一切都被我的家人看在眼中。
小翠这个人可以说是万里挑一,人长得漂亮、贤慧、孝顺、从不与她人计较、更谈不上爱慕虚荣,完完全全一个大家闺秀,所以我家人非常认可她,只要她家人同意我们就可以定亲了。
她收拾好行李,準备回家说这个事,让我做好去她家的準备。
这一切都很顺利,她家人準备和我见面。
坐了近20个小时的车才到到了南阳,小翠在车站接的我。吃点便饭,我们就去开房了。激情过后,她告诉我说她家人都想见见我,明天是她爸的生日,让我準备点礼物。
我说:「必须地,大老远来了,第一次见老丈人还能空俩手,开玩笑呢吧?」「你别总把我想成你那么笨。」她笑着锤我。
之后都是买礼物,和她家人见面,谈婚论嫁这些琐事了。我在这裏就不一一敍述了。值得一提的是,到她家的那天,我见到了我的小姨子,她蹦蹦哒哒的出现在我的视野裏,孩子气十足,穿的一套非主流服饰。
只是觉得本人比视频裏漂亮的多。那对匀称的乳房上下跳动,蕩的我的心啊久久不能平息。当时就开始意淫了,好对姐妹花,这要是在古代,非给你俩全娶回家做我的肉奴。
可毕竟她当时还小,就是个奶气十足的孩子,我也没再多想。
时隔两年后,我和妻子开始筹办婚礼。她妹妹请了长假帮我们张罗这一切。
说实话,这两年来不见,可以说是她发生了极大的变化,看上去淑女了,做事说话都稳重了,也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了。
沉寂两年前的慾望在我心中再次悄然升起。作为她的姐夫,我不能过于直接,只能玩些暧昧。似乎她对这一切都很习惯,并不排斥。逐渐的我们的关係也越来越好。
从自恋的角度说,她似乎微微的有点喜欢我。但碍于姐姐的情面她也没法表达。但我清楚的知道,这事如果不是像我想像的如此淫蕩,后果是很严重的,这和我偷腥被抓嫖妓被逮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。,
所以我用理性控制着这份慾望,不敢逾越雷池半步。深怕后果不堪设想。可又不甘心,总是有事没事的去拿话试探。希望得到些什么。
一天下午,我们收拾好房子后累的满身是汗,妻子说要买菜,洗过手就走了。
她吵吵着要洗澡,当时卫生间的防水没做好,本不想让她洗可又觉得不近人情,準备个盆在下面接着水,满了倒掉反复轮回。虽然她有些不耐烦,但还是进去洗了。
听见了卫生间的水流声我这颗骚动的心就按耐不住了,我在阳台外面站个椅子透过透气窗往裏看,哇塞了。饱满上挺的乳房,粉红色的乳头,靓白的肌肤,那一片黑毛。
看得我两眼发直,掏出鸡巴就打手枪,可我忽略了个最重要的问题,正值下午,光线还很充足,我若大个脑袋挡住了光线,卫生间裏忽明忽暗,她一抬头,我们四目相对,当时被提多尴尬了,我真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、平日裏还装的很正经,有时候就像我男女授受不亲似的躲避着她的肢体,这下可好,全盘被揭穿。
其中滋味只有自己最清楚。
我连忙进屋了,告诉自己要冷静。想想刚才发生的一切,暗自窃喜。看的时候我就在想,要是她知道我偷窥她,她会是什么反应?是高兴还是震怒?首先她没叫,而且现在还在洗,这说明事态还不算太糟糕,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吧。自我安慰着。
不大一会她出来了,下身穿个休闲裤,上身穿个白吊带,裏面粉色碎花的胸罩隐约可见。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着装出现在我的视野裏。当时还是有些乱,真不知是喜是忧。她只字不提刚才的事,反而很自然的让我帮她那瓶饮料,而我对这一切还没彻底适应过来,支支吾吾的尴尬极了。人啊还是不能心裏有鬼。拿过饮料就像木头似的在哪站着想着沉默着。
突然电话响了,是老婆打来的,说买的菜很多,让我下楼去接她。这才打破了这份沉寂。我说下楼接你姐,说完就开溜。
看见了老婆都不敢正眼看她,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她妹妹,内心矛盾不已。
从洗菜做饭,到吃饭看电视玩电脑,姐妹俩的气氛一直很融洽。我这才缓缓的舒了一口气。
妹妹只能睡客厅,我们在卧室,那晚我就是要,老婆先是不允,怕被妹妹听见叫床声,我可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阵爱抚她已是淫水横流,我提枪上阵,长驱直入,啪啪的响声下,逐渐有了反应。
起先她还控制着音量,后来乾脆就不管这些了,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的浪叫个不停,我心想,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门外的妹妹应该知道屋裏发生的一切。我得意的淫笑着,持久、花样、技巧各种招数用个尽,老婆高潮3次后我们才相拥而睡。也不知门外的小姨子作何反应,是自卫还是在意淫……婚礼事宜都準备的差不多了,也没什么事了。
老婆说要去做美甲,小惠说有些累,就不陪她去了,老婆走后,一时无聊玩起了DNF,我们组队正在刷牛图做任务,刚刷完第一个屋,她过来就吵吵着要玩劲舞团,我说行等我打完这把的。
她说你快点,要不我关机。我告诉队友说,都速度点,我小姨子要玩电脑,我要下了。
这群色狼回复说,不让她玩。我说不行,她要关机。队友说那你就干她,其他队友附和着,对,那你就强姦她,爽死她。
这一切都被她看见了。当时我可真有点难为情只能儘快打怪、出图、结束游戏。
我说你玩吧 她哦了一声就坐下了。
也许是刚才队友的话,或是无聊,我又开始胡思乱想。慾望慢慢升起,小弟弟开始膨胀,我真想炮了她。让她做我的奴隶,别跟我抢电脑,操她嘴,抠她逼,摸她乳……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。
不知睡了多久感觉有人在拉我,起来吃饭啦!听声音就知道是小惠。
我说你拉我一把,我抬起手,她伸手抓住我的手本想往前拽,我用力往回一拉,没等她反应过来,已经倒在了我身上。
「小翠啊来亲个」她说:「是我啊姐夫。」我睁开眼睛一看,故作惊讶状诶呀真不好意思,连忙把她推了起来,她倒也不见怪,气氛还蛮融洽,那天我真挺高兴吃的都都撑着了。
结完婚,我们都休息了几天。
先送走了岳母,又忙着送小惠,临走的头天晚上,老婆在厅裏收拾卫生,我和小姨子在抢电脑嘻闹。我挠痒痒把她逗的不行,她像水蛇般在床上游移,嘴裏叫着我不了我不了。
我也不知怎么了当时,压下身子,在她耳边正声道,谢谢你为了我们的婚事忙裏忙外,谢谢你,只是有句心裏话我想对你说,如果不是先认识你小翠,我一定会娶你。
说完在她脸上轻轻一吻,起身、出屋、关门。动作一气呵成,没有给她留下任何开口讲话的机会。
我没有勇气再去看她或是听她说什么,我也不知道她会作何反应。索性去帮小翠收拾家务。
该走的始终会走,即便不舍,你也无可奈何。一直给她送上车,嘱咐再三,到了珠海来电话,路上一定要小心,注意安全……之后的几天裏心情一直很压抑,怪怪的,可能我是真的有点喜欢上她了。
在车站看着她眼裏的泪圈,不知是捨不得我这个姐夫还是这个姐姐,但愿都有吧。
后来听说她处物件了,直至到谈婚论嫁,我想这就是人生,戏一般,也许从此大家都能好过点。
见面不会尴尬吧?以后还会不会有机会呢?哎……一天回家发现门口有双鞋,我以为是小翠的同事,进屋才发现是小惠来了,我说:「哟,啥时候来地?事先怎么不说一声?这扯不扯都没去接你。」她笑着说「没事,就是想给你们个惊喜。」的确是个惊喜,也许将来发生的一切是命运的安排。我无非是顺应天意!
后来老婆才告诉我,她和她男友分了,听说是她不想处了。家人都在责备她,只能跑姐姐这避难诉苦了。女人的事我不爱参与,也参与不明白,但是她能来的确让我很高兴,那天晚饭是我亲自下的厨,在姐妹的夸讚中吃完的这顿饭。
依旧她睡客厅我们在卧室,只是从她来,我晚上总起夜。虽然我们这不比南方,但瀋阳的七月也不是盖的,那也叫一个热。她睡觉一般只穿个吊带连体睡衣。
有时候隐约能看见内裤的颜色,上身裸露就是家常便饭。我都见惯不怪了!
那天晚上,我们夫妻行过鱼水之欢,她就睡了,高潮过后女人一般是很疲惫的,加上白天工作,自然睡的很死。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,可我怎么也睡不着了。
刚刚激情大战,我敢肯定小姨子一定能听见。倚在床头,燃起一根烟沉思着,思想做着激烈的斗争,我到底该不该出击?是继续玩暧昧,还是到了动真家伙的时候了?脑子乱成一团,最后心一横,去他妈逼的,爱咋咋地!
我蹑手蹑脚的来到客厅,黑漆漆的一片,要不是熟悉家裏的布局一定能把人吵醒。
站在小姨子的床边注视良久,确定她睡着后,我把手轻轻放在她的乳房上,感觉很有弹性,很滑手,手指就在乳晕周围来回画圈,玩弄着乳头,我不敢太用力,真怕把她弄醒。
另一只手顺着裙子往上游移,不会吧?她今天没穿内裤!而且感觉有点湿,我估计她刚刚自慰了。
鸡巴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,我一边玩着她的乳头,一边注视着她的眼睛,一边手淫,三步同时进行。
当我就要射的时候,她一翻身,无意间手臂打到我,我急忙把手抽回,可她已经醒了,她一下坐了起来,也注视着我并沉默着。
她刚要开口说话,我的嘴已经堵上了她的嘴,因为她要说话是张嘴,所以舌头一下钻进了她的嘴裏,她想把我舌头吐出来,我死活不让,最后她竟然狠狠地咬了一口,疼的我啊了一声。
捂着嘴,我狠狠地瞪着她,她抓住我的手轻声问疼吗?我看着她,点点头。
在这一瞬间,我再次用嘴吻住了她的嘴,只是这一次她不像之前那样反抗了,而且主动地把舌头送了过来,我吸着,她口水流入我的口中,我一把握住她那上挺的乳房粗暴的揉虐起来。
她轻声的娇喘着,我埋头又含住了她的乳头,舌尖在乳房开始乱窜,她的乳房上沾满了我的口水、我从下往上舔着她的乳头。
她一语不出,用力的抓着我的臂膀。我心想,看来有戏,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。
我高兴的忘乎所以,我把她两条腿分开摸着她的阴道,毛很稀疏,阴唇微闭,当我把手指伸进菊花那一刹那她身子明显抖了一下。
「好多水哦」 我轻声说。
我抱起她说,我们去凉台,怕你姐发现就不好了,我把她放在凉台的窗沿上,再次分开了她两条腿,我吻着她的逼毛,我一点点下蹲,用牙齿摩擦着她的阴蒂,我又从下往上的舔着她的肉穴,淫水流进我的嘴裏,很腥。
因为在凉台,隔了3道门,她似乎胆子大了起来,只要不吵架,屋裏根本听不见外面的声音。小惠提腰上挺,期盼着我舌头进入的更深一些。
她浪叫着:「姐夫……你好会舔啊……被你弄死了都……轻点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快点……我要……」看着小惠这般淫蕩我只能更加卖力。我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内,挖弄着,淫液一股一股的流进我的嘴裏。小惠娇喘不已,眼神迷离,似乎忘记了这是我家,似乎忘记了她的姐姐正在睡觉。
我说你来下来,给我也舔舔。
她蹲了下来,抬头含住我的鸡巴,很明显她是个菜鸟,弄的我一点不爽还很痛。
我说:「你用嘴唇把牙齿包上,用舌头舔。」虽然她照做了,可还是不怎么爽,就是挺刺激。
想着熟睡的老婆,想着端庄贤良的岳母不禁一阵抽搐,腰一挺,我把刚刚就要出来的精液全部射到了她嘴裏。
身体像是触了电,不由自主的颤抖着,太爽了。
她把精液一口吐到了窗外。
我说:「那可是我子子孙孙,就这么被你糟蹋了」。
她说「滚!」 然后媚笑着搂住了我的腰。
本来我想今天到此为止,刚才和老婆2次,这又一次。可她却玩起了我的鸡鸡,又是揉又按按龟头的,不大功夫在她手中再次勃起。我哈哈的笑了「你要就直说,跟你姐一样,总是这么委婉。」开始吻她的嘴,我们舌尖来回搅拌,我抬起她的右腿,对準菊花,往上一挺,进去了半截,她站不稳了,双臂用力的搂着我的脖子,我再一用力,全根插入。我上下运动着,鸡巴就在小姨子的肉穴裏进进出出。
小姨子的逼比起我老婆的逼紧的多,要不是我们之前前奏玩的久,我想还真很难一下进入。而且小姨子的浪叫比起老婆更淫蕩更催魂。
「姐夫……你的……你的大鸡巴……好大啊……弄死我了……我也乱了,边干边问,以后你的小逼只让姐夫干好不好?」「好……就只让姐夫干……用力……再使点劲……诶呀……爽死我了……」我挣开她的双臂,把双手按着凉台的窗沿,姿势性感而妩媚。
用手揉搓着她的乳房,吸她的嘴唇,看着她发红的小脸。散乱的头髮,我下面更大了。
「要来了……快……快……老公……快点……」我说:「我也要射了……」我加快了频率,狂插了能有百十来下,她使劲的搂住我脖子,我能感觉到她在颤抖。
她不动了,喘着粗气,脸红红的,很烫。小逼夹着我的鸡巴,夹得很疼。
我用力抽出在挺进。暗想今天一定要把精液射在小姨子的逼裏,不然我会抱憾终身。
身体一阵发麻,一股滚烫的精液喷洒而出,她用力的抓着我的胳膊,微喘着说:「好烫 好舒服 姐夫你好强,真会玩。太厉害了。我真受不了了!」我笑着说:「是你太厉害了,好久没操这么爽的逼了,心肝,我希望这辈子我们都不分开。」她沉默良久,说:「我绝对对不起我姐,而且这是乱伦,虽然看过这样的报导和小说,但是现实中我还是很难接受!」我说:「小惠,谁舒服谁知道,再说,中国就能整这些不能行的,什么狗屁乱伦,只有突破禁忌那才叫爽。你将来会有家庭,还不知道你会在哪定居,也许我们之后很多年才能见一面,但现在,在有限的时间内,我们爱了,就该珍惜这份爱。我也不能说就因为咱俩在一起,我不让你结婚了,那不现实,但是你我不都因为这份爱而享受到了吗?对不?不要想太多,好了,你睡吧!」第二天一大早她就上街给我买了一只老母鸡,说是给我补补!
这就是我和小姨子乱伦的故事。我希望喜欢突破禁忌的朋友应该放手去拼搏。
享受生命,也许某一天,你就突然死掉了,所以你应该在你有限的生命裏去享受你的人生,想做就做,别给人生留下遗憾。我看了很多网友的回帖,最主要的就是有贼心没贼胆,这不行,你要你想法变成行动! 祝愿你们好运,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熟女,早日解开亲人的衣衫!